侯立军:在“脑海”禁区开辟“生路”
日期:2019-11-06

“一等功!”喜报传来的那一刻,他还在手术台上忘我奋战。解放军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海军军医大学长征医院神经外科主任侯立军教授是我国颅底外科领军人物。从医20多年来,他不断探索最新、最难、最顶尖的颅脑外科手术技术,屡屡创造颅脑外科治疗史上的“最早”与“第一”。不久前,中央军委为他记一等功。

“守护‘最可爱的人’,责无旁贷”

大脑,人体最神秘、最复杂的器官;颅脑创伤,现代战争中致死率、致残率最高的外伤之一。侯立军的执著与热情,皆在于此。

读书时,他最喜欢的一篇文章是作家魏巍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多年后,他真的成为一名人民军医,“从军从医的初心,就是用自己的行动去服务‘最可爱的人’,用先进的医疗技术守护他们的生命。”侯立军说。

2008年,已在神经外科领域小有成绩的侯立军,一心向更高的目标攀登,带着临床难题来到世界顶尖神经外科临床中心——德国洪堡大学和汉诺威国际神经外科研究所。系统学习显微颅底外科临床技术之后,他清楚地意识到,颅底外科发展需要强大的影像医学支撑。2009年,他又前往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在著名“手术设计实验室”学习影像引导神经外科、内镜神经外科和脑功能区定位。他只有一个目标:把世界一流技术与理念带回祖国。

归国后,侯立军带领团队瞄准前沿,开启攻克颅脑创伤世界难题之路。颅脑创伤的发病率仅次于四肢伤,位居全身各部位伤第二位,但其死亡率和致残率却居首位。侯立军认为:“作为传统优势学科,我国单纯颅脑创伤救治水平已接近发达国家,但颅脑创伤整体死亡率和致残率仍居高不下,究其原因,一些特殊类型颅脑损伤缺乏规范治疗方法。”

为此,他带领团队围绕颅脑爆炸伤颅脑损伤合并伤等特殊类型颅脑损伤救治展开系列研究,逐步形成一整套优化完善的颅脑战创伤救治规范。例如,他们首次提出颅脑爆炸伤的姑息清创手术,针对“颅脑爆炸伤伤后均有呼吸暂停”病理生理特征,还首次提出颅脑爆炸伤要“超早期插管辅助呼吸”的治疗观点。相关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

而针对水中兵器的广泛应用,侯立军潜心研究液体冲击波致颅脑损伤的特点,牵头创建颅脑爆炸伤、海水浸泡伤和水下冲击伤等10多项海战颅脑战创伤救治技术,建立关于水中兵器生物杀伤效应评估的军队重点实验室,研发系列便携式海上颅脑战创伤急救装备……

“从无到有”,一系列理论和技术创新极大丰富了我国舰船外科救治体系。2016年,侯立军关于海上战创伤救治方面的新技术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018年,他领衔的重大军事医学课题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同时,他带头承担海军全科医师、战伤外科、基层麻醉军医等任职培训任务,通过远程教学把“战救移动课堂”送上岛礁和舰艇,并牵头组建颅脑战创伤救护单元,开展海战伤、训练伤救治关键技术研究和创新,多次承担部队官兵重大训练伤和军地应急救治任务。“守护‘最可爱的人’,责无旁贷。”他说。

“每一例手术都要对得起自己,更要对得起病人”

站在手术台上,外科医生往往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见好就收”,这样承担的风险小,但病人的远期疗效可能会受影响;另一种是“啃骨头”,但手术越彻底,医生的风险越大。侯立军,就是喜欢“啃骨头”的人。

巨大颅眶沟通瘤,因涉及眼球、眶尖、海绵窦、颅神经、颈内动脉、颞下窝、翼腭窝等重要结构,手术致残致死率极高。2012年,一位29岁的姑娘因复发性颅眶沟通性淋巴管瘤,辗转求医来到长征医院。她的父母告诉侯立军:“求医3年,跑了6家大医院,都说没法治,这是最后一家医院。”

只见肿瘤从她的眼眶内沿眶上裂向颅内“攀爬”,最终将“魔爪”伸向颅骨、脑组织、海绵窦、眼眶外侧壁及口腔,并将视神经和眼动脉“捆绑”一起,导致眼球凸出、头痛欲裂。为找到最佳手术方案,侯立军团队查阅大量医学资料,精心设计多套科学手术方案,最终成功创下一次性摘除贯穿7个部位肿瘤的全国纪录,同时进行了眼球复位及颅底重建。一台12小时的手术,这位姑娘的美好人生得以重启。

海绵状血管畸形,特别是脑干深部病变,一直被认为是神经外科“禁区”。由于缺乏合适的手术入路,术中显露困难,因而既要切除病变,又要最大限度避免损伤脑干、颅神经等重要结构,手术常常险象环生。为了一位来自江苏的脑干深部海绵状血管畸形出血的患者,侯立军一次次与解剖教研室专家探讨研究,探求手术刀进入脑干病变部位的最佳路线,终于独辟蹊径,创造性地从小脑的“中脚”入路,在“脑海”深处开出一条“生路”,切除了这个脑干桥脑深部的巨大病变。

多年技术沉淀、追求尽善尽美,一个个奇迹就此诞生。而侯立军说,他只是习惯了一种坚持:“我做的每一例手术,都要对得起自己,更要对得起病人。”

他追求的“完美”,不仅是切除肿瘤、保住生命

“人类的颅内神经密布,共有12对颅神经,包括面神经、三叉神经、迷走神经、视神经等。每个神经都牵动人体的某项功能,当颅神经受损时,就会导致某个功能损伤。比如,面神经受损,会导致面瘫、嘴巴歪斜;后组颅神经受损,会导致饮水呛咳、吞咽困难;眼动神经受损,会导致眼球固定、眼睑下垂;视神经受损,直接影响视力。”

侯立军说,“神经外科的哲学,就是如何保护神经的功能。”因此,他追求的“完美”,不仅是切除患者的肿瘤、保住患者的生命,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实现神经功能正常如初。于是,他白天临床诊疗,晚上查阅文献,不是在手术台里,就是在实验室内,“触摸”大脑的每个部位,“潜行”大脑的每个沟回……

不懈努力之下,他率先在国内外首先系统报道创伤性颅神经损伤的显微外科手术策略,对创伤性颅神经损伤的手术指征、手术入路、手术方法等进行系统研究。在美国举行的第14届世界神经外科大会上,作为中国学者,他首次将12对颅神经损伤手术治疗作为整体进行研究,这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样本量最大的一宗颅神经损伤临床病例报告。世界颅脑创伤学会前任主席罗斯·布洛克教授评价:“中国军医的成功经验,完全证实了外科手术可以改善颅神经损伤患者的预后,开创了颅神经损伤治疗的新篇章。”

“神经外科的发展,已由原来的‘破坏型’转变为‘修复型’与‘再生型’,从有创到微创、再到无创,我们的研究重点也从损伤神经转为如何修复神经、重建功能。目前我们正进行干细胞修复神经的基础研究。比如,我们设想在眶尖减压手术后,用自体干细胞植入视神经,使干细胞分化成为视神经,不仅使患者的眼球能正常运动,还能让他们重获光明。”侯立军笑着说,“我对神经外科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们将会帮助更多患者回归正常而健康的幸福生活。”

上一条:易文强:行走的“高原红”
下一条:为患者着想的善良是安全文化的核心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7009743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