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文强:行走的“高原红”
日期:2019-11-06

“一个地方不是家乡,可闭上眼,它的一枝一叶,总会浮现脑中。”灿烂笑容、黝黑皮肤衬托着瓷白牙齿,眼前的易文强俨然是一个“行走的高原红”。

满口“我们昌都”“咱自治区(西藏自治区简称)人”……究竟是“山城崽儿”还是“康巴汉子”?显然,易文强还沉浸在医疗援藏中……

2016年7月12日,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骨科医生易文强出发进藏,任昌都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帮助医院创建三甲,任期3年。2018年7月,昌都市人民医院成功创建三级甲等医院,提前一年完成攻坚任务。

2018年9月,易文强被西藏自治区党委和政府评为“西藏自治区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2019年7月,他被评为“第八批优秀援藏干部人才”。

昌都市位于“世界屋脊”西藏东大门,有“阿里远、昌都险”的说法,平均海拔超3500米,冬季长达8个月,本地人笑称:在昌都,只有两季,一个是冬季,一个是大约在冬季。有记录的最低温度达到零下40多度,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60%,不只是人有高原反应,就连一些电子产品、机械设备、交通工具等也“身娇肉贵”,“寿命”减半。

令人担忧的不光是气候,还有当地的经济条件。基础设施落后、信息闭塞、交通不便……昌都是全球飞机准点率最低城市,这里流行着一句话:“昌都人民欢迎你,邦达机场气死你。”而医疗卫生状况更令人忧虑。首先是设备差,两台麻醉机仅一台上岗,一台成人呼吸机勉强工作,看家家当是一台近10年的CT和5年以上彩超机,不过也因为没有专业人员维护,已疲劳作业多年。可以推测,这里的医生们基本没有做过像样的手术,大多数仅能诊治“生疮害病”的小病。另外,人手也奇缺。儿科仅有的三位医生便有两位准备辞职。

然而,这里距离成都1200公里,距离拉萨1200公里,距离西宁1200公里,百姓保命、治病的使命倒逼昌都市人民医院必须担起这份重任。于是,七尺汉子易文强说话嘎嘣脆“干!”

但是,“创三甲”之路实属不易。医疗援助主要有三项任务:规范管理、学科建设、人才培养。而每一项的起点都是0或1,终点却需在80及以上。这么短的时间,干成这件事需要大智慧。

履新半月,经过与数百名职工深谈,易文强的改革“药方”出炉:规范管理,变“要我干”为“我要干”;其次,启动薪酬制度改革,人均月绩效至少提升千元;第三,增强技术力量,包括人才引进、学习交流、添置设备;最后,基于先救命后治病及符合昌都实际的学科建设也急需提上日程,重点建设骨科、神经外科、重症医学科、儿科、妇产科等11个科室。

但到了“真刀真枪”地动“奶酪”时,职工们的心情还是复杂的。一天深夜,易文强《致全体同仁的一封信》悄悄在原职工朋友圈刷了屏,看到他有理有据、有情义有底气的分析和动员,职工们也觉爽快:“跟着干!”

工作持续开展,最现实的难题是没有器械。“进”!易文强“点菜”,由重庆“娘家人”买单,没两天,呼吸机、监护仪等器械到场。打开一看,居然还有台核磁共振3.0T,这可是目前世界顶尖“大咖”,整个西藏仅两台,而“娘家人”的“嫁妆”——资金支持也从2016年的400万增至2018年的4000万。医疗人才永远是发展的根基。易文强带队在全藏广泛招收愿意进院服务的医生、护士,31人率先到院报到。他说:“只要有人愿意来我昌都医院,上到牙刷,下到鞋刷,我全备好!”陆续,148人前来,为晋升三甲医院添上一把大火。技术是医生的饭碗,也是医院的“硬核”,易文强采用以院包科、专科联盟、远程诊疗、结对帮扶等方式提升技术,引来重庆135人次大专家坐镇把控。

“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医院真正的专业方向没有建立起来,所有力量仅限于一个‘通科’。”这就需要建制度、抓管理、搞学科建设。“建制度的核心得首先从完善病历书写抓起。病人住院后,要求必须8小时之内完成首次病程书写;24小时之内,大病历必须完成;48小时内,主治医师必须看到病人、参加会诊。”易文强说:“在管理方面,笼统地说,就是内科不能干外科的事,妇科医生不能给孩子看病。外专业的医生,可以提建议、参加会诊、补充治疗方案,但绝对不能主导。”

“学科建设怎么搞呢?就是要细分专业,不能是大内科、大外科的观点。不仅如此,医院内部的专业更要细分。”规范采购、支付程序,规范报销流程,建立职工食堂……医院的发展千头万绪,易文强身体力行。一天三顿吃食堂,下班总在最后一波,电脑、打印机搬进宿舍,生活、工作“傻傻分不清楚”。

2018年1月13日,是某武警部队战士到西藏边防换防的日子。一位刚驻守西藏的边防武警战士,因严重高原反应导致肺水肿合并肺部感染,咳出大量粉红色泡沫痰,高烧不退,心率高达142次/分,同时伴有多个器官损害。高原救治,昌都医院有难度。咋办?易文强疾求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最佳治疗方案出炉,传送至昌都,还赠送了一台抢救必备的进口无创呼吸机。然而,这台呼吸机如何“完璧”到达昌都?呼吸机是精密设备,长途运输易损坏。“防颠簸就把设备拆散,抱怀里!”一分钟、两分钟……240分钟后,呼吸机躺在易文强怀里顺利达到昌都市人民医院。经抢救,带着易文强余温的无创机终于从死神处拉回了边防战士,部队首长很感慨:“以后若医院有难,部队定第一个驰援”。

医院还真的“有难”。藏区缺血甚于沙漠缺水。遇上车祸、产妇大出血等等突发状况更是雪上加霜,从内地飞机运输血浆,显然不能救急救命。咋办?易文强一个电话拨至边防部队,战士们立即响应,撸起袖子,排起长队,“抽,1000毫升,没问题。”易文强掰着手指,“1000毫升能救两人,一年得碰上四五次,那就是十来人,这就是让十来个家庭、二三十人重获幸福生活。”3年来,边防战士、藏区百姓和医院一直“血脉相连”。

2018年,是易文强的幸福年。昌都医院成功创三甲,妻子身怀六甲。“真想回家看看,老婆孩子热炕头,最俗的也是最真实的。”可他脱不开身。

易文强写了一篇《土豆记》。“……土豆种在很小的盆里,却长出远超小盆能够承载的嫩绿枝丫,花儿鲜艳,房间里还弥漫着馥郁的香气……”他在昌都市的宿舍阳台上种下了土豆,或许,他觉得在恶劣的环境中顽强生长的植物,像极了他们这些从“缺氧不缺精神”的援藏岁月里走过来的人,有种压不垮打不败,不破楼兰誓不还的气势。

上一条:“肠镜王子”养成记
下一条:侯立军:在“脑海”禁区开辟“生路”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7009743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