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飞利浦、西门子后 GE医疗也推出了数字医疗智能平台
日期:2019-10-08

爱迪生发明电灯泡点亮了全世界,也创建了通用电气。对于有着127年历史的通用电气(GE)而言,爱迪生这个名字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9月21日,GE医疗宣布在中国推出Edison Intelligence Platform(爱迪生数字医疗智能平台,简称:Edison平台),让爱迪生又有了新的意义——一个全新的数字医疗生态系统。

  “爱迪生是什么?记住这三个词,它可以集成,它可以开发,它可以升级。”在发布现场,GE医疗中国首席创新官戴鹰如是说。

   Edison平台最初于2018年11月正式发布,此前主要供GE内部数字应用开发者,以及英伟达、英特尔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等战略合作伙伴使用。十个月后,GE医疗选择将Edison平台引入中国市场。

  戴鹰告诉,“实际上(Edison平台)已经在中国医疗行业里面做了很多验证,放射科指挥中心、云影像、云心电,现在Edison边缘计算机在北京、上海都有跟美国同步的样机。为什么放在今天去作为领航的时刻,也是真真正正证明Edison的确可以在这个行业里面带来价值。”

  在这场发布中,GE医疗还宣布与数坤科技、医准智能、依图、图玛深维、安德医智五家本土软件开发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开发基于Edison平台的数字医疗应用。

   Edison平台整合了来自全球不同业务部门、供应商、医疗网络和生命科学环境的多样性数据集,向用户提供统一应用选择接口,在院内或云端对应用实现集中生命周期管理与访问。并且为开发人员和战略合作伙伴提供了不同功能的模块组件,以便他们能够快速设计、开发、管理、保护和分发高级应用程序、服务和AI算法。

  继飞利浦、西门子医疗在中国推出数字医疗生态平台后,GE医疗也终于在中国发布数字医疗生态平台,至此,GPS三巨头都将利用原有的医疗器械设备优势开始在中国市场构建数字医疗生态平台。本土化是差异

   GE医疗全球首席数字创新官Amit Phadnis向透露,过去12个月,在跟美国各个医疗机构合作、共同开发解决方案的过程中得到了三点反馈:

  第一,对医疗机构来说数据集成是大问题,基于这点反馈开发了临床数据集成平台;

  第二,开发公司希望能够通过功能模块组件,帮助他们很快推出应用,所以在平台上有140多个不同的智能功能模块组件;

  第三,怎么样能够使这些应用运用到医院的医疗体系当中,但不能改变医生惯用的工作的方式、工作的流程,平台可以无缝连接他们工作流程当中。

  但关于数字医疗生态的布局,GE医疗姗姗来迟。

  两年前,西门子医疗推出了数字化医疗平台teamplay——一个基于云端的大数据平台及医疗生态圈。在西门子医疗的规划中,teamplay平台相当于“App store”,可以解决标准化的问题,规范不同医院的扫描参数、剂量、使用序列,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

  2019年2月份,西门子医疗大中华区总裁王皓告诉,teamplay在全球有约二三十家合作的第三方独立公司,连接了200多家医院,在中国大概有几万台设备,teamplay不止可以连接西门子医疗的设备,也可以连接其他品牌的设备。

  承担飞利浦数字化医疗生态最为关键的产品是“飞利浦星云医学影像人工智能平台”,该平台由飞利浦经过十几年研发推出,2018年8月份,飞利浦宣布平台首次在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落地,该平台包含ISP(支持临床影像诊断,涵盖心脏病学、肿瘤学和神经学)和ISD(医用科研平台)两个平台。

  因此,GE医疗难免会被问到与其他平台有什么差异?

  戴鹰把Edison平台的优势总结为两点:中国本土化的优势、拥有全球最多装机量。“GE和其他公司都看到数据是王道,GE是拥有全球最多装机量的公司,我们在市场上已装的CT、磁共振、X光所有这些设备所带来的数据,对我们来讲都是将来能够产生价值的。”

  而关于本土化,戴鹰的理解是,“外企永远可以作为销售办公室,把全球资源拿过去卖,但真正想要在行业里面解决问题,必须是在本土,完全理解本土问题和合作伙伴一起合作,最后提供全套解决方案能解决问题。”

  在中国跟一些各大医院探讨时,Amit Phadnis发现,例如心电科、放射科很多科室都有很多自己数据化的解决方案,但是大部分情况下,这些数据是在不同科室之间,没有办法流转,“在Edison平台之上,医院之间不同的科室可以共享信息,同时院内的应用流程可以在这样深入集成的同时再进行使用,不再是一个个信息孤岛。”

  上海第九人民医院资产管理处处长唐荣高表示,医院资产管理的过程中,经常会看到一套资产管理系统,同时也会有一套医院的HIS系统,两套系统完全独立,在这个过程当中,资产部门还有各式各样的系统,而这些系统由设备部门进行管理完全都是割裂的。

  唐荣高坦言,“其实之间是没有任何通道的,这些问题就造成重复性的录入,低效率的数据录入,而且数据是极其不完整的。”

  在和GE医疗的两年建设周期中,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建设了一套系统——设备健康管理平台,利用云平台技术,分别将资产管理的各套系统进行高度融合,打通之间互相的界面,形成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唐荣高表示,“其实我们是循序渐进不断摸索的过程,我非常感谢APM在整个过程中时刻保持着敏捷,不但带来我们工具的革新,也使我们整个工作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资产云管家(APM)是基于Edison平台开发的一款数字医疗应用,由GE医疗中国团队按本土需求定制的整体医学装备智能管理及优化方案,已在上百家医院落地应用。

  今年年初,GE医疗还推出了整合“放射科指挥中心”、“设备管理调配平台”、“设备异常智能预警”等功能模块的全新版本。其中,“放射科指挥中心”模块是GE基于美国国家航空局NASA指挥中心理念的创新升级,助力放射科提升运营效率。

  目前基于Edison平台开发的数字医疗应用有放射科指挥中心方案、LOGIQ E20双引擎超声、CT智能订阅、影像科成像协议与序列中心管理平台(IPM)以及Mural重症监护指挥中心。与合作伙伴共建生态

  “我们不想独自来打造出一个系统、一个平台。”Amit Phadnis告诉,GE医疗希望跟合作伙伴一起打造生态系统,“我们平台上的一切都是需要跟研发人员,跟合作方紧密合作才能进行。”

  戴鹰也强调,与合作伙伴们共同构建的Edison生态体系,是GE医疗在数字化转型上的重要一步。

  依图医疗和GE医疗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敲定了此次合作,双方希望把AI医疗真正做成新的产业,而不仅仅只是几个创业公司做一些点状的事情。

  “创业公司最大的特点就是创新性强、船小好调头,市场有一个刚需的时候,投入研发力量迭代出产品的速度非常快,我们保有市场快速反应能力,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依图科技医疗副总裁方骢觉得,和Edison平台合作更多是在前端或者是市场化层面进行创新,除了商务侧的合作,依图医疗更看重原始技术层面的创新,这是两家一起来实现的。

  方骢告诉,Edison平台更大的意义在于打开了很多大门,“让我们能够用最有效的资源尝试我们之前单打独斗尝试不了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心的KPI在于,是否真正把医疗生产力提升、是不是解决了核心痛点。”

  “让我们认认真真做AI,少做一点儿基础设施的事情,过去几年我们在这件事情吃的苦头很大。”数坤科技董事长毛新生如此感慨,数坤科技是一家专注于心脑血管疾病的医疗AI创业公司,在毛新生看来,医疗AI所面临的挑战非常多。

  其中首要的问题便是前文不断提到的数据集成的问题。“我们要去跟国内这么多医院设备和系统连接的时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毛新生希望Edison在这个方面帮一些忙,不管是什么样的设备,哪一个品牌,还是各种各样的系统,都能够很好的衔接。

  毛新生坦言,创业公司要专注,在专注的事情上每日精进,所以没有太多精力做更多的事情。但对于医院来讲,可能还需要各个方面,将各个创业公司整合起来形成一个全面的智能解决方案,这是Edison可以做的事情。此外,GE医疗的客户基础、渠道基础、交付能力,这在毛新生看来可以给创业公司带来大量帮助和互补。

  而GE医疗如何选择合作伙伴?戴鹰向表示,“我们选择合作伙伴,其实是各自发挥各自专长的想法,今天5家是一个开始,我们将来50家、500家这种规模一点儿都不夸张。”

  但正如戴鹰坦言,现在只是开始,整个生态体系是不是成功,要受市场检验;是不是真的帮市场和医院解决实际问题,这是未来检验合作成功与否的标准。(本文首发,作者|付梦雯)

  付梦雯摘要:“我们不想独自来打造出一个系统、一个平台。”Amit Phadnis告诉,GE医疗希望跟合作伙伴一起打造生态系统,“我们平台上的一切都是需要跟研发人员,跟合作方紧密合作才能进行。”

 

  题图来自GE医疗

  爱迪生发明电灯泡点亮了全世界,也创建了通用电气。对于有着127年历史的通用电气(GE)而言,爱迪生这个名字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9月21日,GE医疗宣布在中国推出Edison Intelligence Platform(爱迪生数字医疗智能平台,简称:Edison平台),让爱迪生又有了新的意义——一个全新的数字医疗生态系统。

  “爱迪生是什么?记住这三个词,它可以集成,它可以开发,它可以升级。”在发布现场,GE医疗中国首席创新官戴鹰如是说。

   Edison平台最初于2018年11月正式发布,此前主要供GE内部数字应用开发者,以及英伟达、英特尔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等战略合作伙伴使用。十个月后,GE医疗选择将Edison平台引入中国市场。

  戴鹰告诉,“实际上(Edison平台)已经在中国医疗行业里面做了很多验证,放射科指挥中心、云影像、云心电,现在Edison边缘计算机在北京、上海都有跟美国同步的样机。为什么放在今天去作为领航的时刻,也是真真正正证明Edison的确可以在这个行业里面带来价值。”

  在这场发布中,GE医疗还宣布与数坤科技、医准智能、依图、图玛深维、安德医智五家本土软件开发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开发基于Edison平台的数字医疗应用。

   Edison平台整合了来自全球不同业务部门、供应商、医疗网络和生命科学环境的多样性数据集,向用户提供统一应用选择接口,在院内或云端对应用实现集中生命周期管理与访问。并且为开发人员和战略合作伙伴提供了不同功能的模块组件,以便他们能够快速设计、开发、管理、保护和分发高级应用程序、服务和AI算法。

  继飞利浦、西门子医疗在中国推出数字医疗生态平台后,GE医疗也终于在中国发布数字医疗生态平台,至此,GPS三巨头都将利用原有的医疗器械设备优势开始在中国市场构建数字医疗生态平台。本土化是差异

   GE医疗全球首席数字创新官Amit Phadnis向透露,过去12个月,在跟美国各个医疗机构合作、共同开发解决方案的过程中得到了三点反馈:

  第一,对医疗机构来说数据集成是大问题,基于这点反馈开发了临床数据集成平台;

  第二,开发公司希望能够通过功能模块组件,帮助他们很快推出应用,所以在平台上有140多个不同的智能功能模块组件;

  第三,怎么样能够使这些应用运用到医院的医疗体系当中,但不能改变医生惯用的工作的方式、工作的流程,平台可以无缝连接他们工作流程当中。

  但关于数字医疗生态的布局,GE医疗姗姗来迟。

  两年前,西门子医疗推出了数字化医疗平台teamplay——一个基于云端的大数据平台及医疗生态圈。在西门子医疗的规划中,teamplay平台相当于“App store”,可以解决标准化的问题,规范不同医院的扫描参数、剂量、使用序列,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

  2019年2月份,西门子医疗大中华区总裁王皓告诉,teamplay在全球有约二三十家合作的第三方独立公司,连接了200多家医院,在中国大概有几万台设备,teamplay不止可以连接西门子医疗的设备,也可以连接其他品牌的设备。

  承担飞利浦数字化医疗生态最为关键的产品是“飞利浦星云医学影像人工智能平台”,该平台由飞利浦经过十几年研发推出,2018年8月份,飞利浦宣布平台首次在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落地,该平台包含ISP(支持临床影像诊断,涵盖心脏病学、肿瘤学和神经学)和ISD(医用科研平台)两个平台。

  因此,GE医疗难免会被问到与其他平台有什么差异?

  戴鹰把Edison平台的优势总结为两点:中国本土化的优势、拥有全球最多装机量。“GE和其他公司都看到数据是王道,GE是拥有全球最多装机量的公司,我们在市场上已装的CT、磁共振、X光所有这些设备所带来的数据,对我们来讲都是将来能够产生价值的。”

  而关于本土化,戴鹰的理解是,“外企永远可以作为销售办公室,把全球资源拿过去卖,但真正想要在行业里面解决问题,必须是在本土,完全理解本土问题和合作伙伴一起合作,最后提供全套解决方案能解决问题。”

  在中国跟一些各大医院探讨时,Amit Phadnis发现,例如心电科、放射科很多科室都有很多自己数据化的解决方案,但是大部分情况下,这些数据是在不同科室之间,没有办法流转,“在Edison平台之上,医院之间不同的科室可以共享信息,同时院内的应用流程可以在这样深入集成的同时再进行使用,不再是一个个信息孤岛。”

  上海第九人民医院资产管理处处长唐荣高表示,医院资产管理的过程中,经常会看到一套资产管理系统,同时也会有一套医院的HIS系统,两套系统完全独立,在这个过程当中,资产部门还有各式各样的系统,而这些系统由设备部门进行管理完全都是割裂的。

  唐荣高坦言,“其实之间是没有任何通道的,这些问题就造成重复性的录入,低效率的数据录入,而且数据是极其不完整的。”

  在和GE医疗的两年建设周期中,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建设了一套系统——设备健康管理平台,利用云平台技术,分别将资产管理的各套系统进行高度融合,打通之间互相的界面,形成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唐荣高表示,“其实我们是循序渐进不断摸索的过程,我非常感谢APM在整个过程中时刻保持着敏捷,不但带来我们工具的革新,也使我们整个工作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资产云管家(APM)是基于Edison平台开发的一款数字医疗应用,由GE医疗中国团队按本土需求定制的整体医学装备智能管理及优化方案,已在上百家医院落地应用。

  今年年初,GE医疗还推出了整合“放射科指挥中心”、“设备管理调配平台”、“设备异常智能预警”等功能模块的全新版本。其中,“放射科指挥中心”模块是GE基于美国国家航空局NASA指挥中心理念的创新升级,助力放射科提升运营效率。

  目前基于Edison平台开发的数字医疗应用有放射科指挥中心方案、LOGIQ E20双引擎超声、CT智能订阅、影像科成像协议与序列中心管理平台(IPM)以及Mural重症监护指挥中心。与合作伙伴共建生态

  “我们不想独自来打造出一个系统、一个平台。”Amit Phadnis告诉,GE医疗希望跟合作伙伴一起打造生态系统,“我们平台上的一切都是需要跟研发人员,跟合作方紧密合作才能进行。”

  戴鹰也强调,与合作伙伴们共同构建的Edison生态体系,是GE医疗在数字化转型上的重要一步。

  依图医疗和GE医疗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敲定了此次合作,双方希望把AI医疗真正做成新的产业,而不仅仅只是几个创业公司做一些点状的事情。

  “创业公司最大的特点就是创新性强、船小好调头,市场有一个刚需的时候,投入研发力量迭代出产品的速度非常快,我们保有市场快速反应能力,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依图科技医疗副总裁方骢觉得,和Edison平台合作更多是在前端或者是市场化层面进行创新,除了商务侧的合作,依图医疗更看重原始技术层面的创新,这是两家一起来实现的。

  方骢告诉,Edison平台更大的意义在于打开了很多大门,“让我们能够用最有效的资源尝试我们之前单打独斗尝试不了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心的KPI在于,是否真正把医疗生产力提升、是不是解决了核心痛点。”

  “让我们认认真真做AI,少做一点儿基础设施的事情,过去几年我们在这件事情吃的苦头很大。”数坤科技董事长毛新生如此感慨,数坤科技是一家专注于心脑血管疾病的医疗AI创业公司,在毛新生看来,医疗AI所面临的挑战非常多。

  其中首要的问题便是前文不断提到的数据集成的问题。“我们要去跟国内这么多医院设备和系统连接的时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毛新生希望Edison在这个方面帮一些忙,不管是什么样的设备,哪一个品牌,还是各种各样的系统,都能够很好的衔接。

  毛新生坦言,创业公司要专注,在专注的事情上每日精进,所以没有太多精力做更多的事情。但对于医院来讲,可能还需要各个方面,将各个创业公司整合起来形成一个全面的智能解决方案,这是Edison可以做的事情。此外,GE医疗的客户基础、渠道基础、交付能力,这在毛新生看来可以给创业公司带来大量帮助和互补。

  而GE医疗如何选择合作伙伴?戴鹰向表示,“我们选择合作伙伴,其实是各自发挥各自专长的想法,今天5家是一个开始,我们将来50家、500家这种规模一点儿都不夸张。”

  但正如戴鹰坦言,现在只是开始,整个生态体系是不是成功,要受市场检验;是不是真的帮市场和医院解决实际问题,这是未来检验合作成功与否的标准。

上一条:浙江省首个海岛医院5G数字诊疗超声评价项目正式启用
下一条:硬科技破解看病难题 西安打造指尖上的智慧医院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7009743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