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晓阳:抓住医学根本 践行健康中国
日期:2019-09-01

到现在为止,江苏省淮安市还没有直达的高铁。从北京出发,需要先坐高铁到达徐州,再驱车2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这座苏北城市。

而位于淮安市的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又名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淮安第一医院),其发展超越了“高铁速度”,不仅跻身江苏省三甲医院第一梯队,临床科研也在国际上得到了认可。

提及种种成绩,该院院长孙晓阳表示,过去十几年全国的医院都在飞速发展,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也在同步发展,整体面貌焕然一新。同步甚至超前同类医院发展的背后,是每一个举措都从医学的“本”出发,用发展的眼光,不断优化。

医疗服务的“本”——人与人的沟通

从2005年上任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孙晓阳经历了中国医患关系最紧张的时期。针对一系列的暴力伤医事件,各地开始严厉打击医闹。在孙晓阳看来,依靠法律来维护医院正常秩序是非常必要和正确的,但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并未触及根本——病人及家属和医院及医护人员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孙晓阳分析,原有的解决方案将病人及家属,和医院、医护人员放到了对立面。殊不知,在疾病面前,病人、家属、医院、医护人员应该站在同一战线,联合对抗疾病。而之所以形成这种局面,孙晓阳认为,医生和医疗机构需要负主要责任。这种责任并不是医疗上的失误,而是沟通上的失职。

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说,医生手里有三件法宝:第一是语言,第二是药物,第三是手术刀。语言沟通,作为医疗服务中重要的一环,在多年的医学教育体系里,被浓缩进了八节课的时间。导致的结果是,很多医生“不会说话”。与此同时,每天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门诊,也让医生没有时间和患者“说话”。

如何改善现实困境?

孙晓阳的答案是:让别人“替医生说话”。

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孙晓阳

这个替医生说话的人就是病区助理。这是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设置的一个特殊岗位,选取的人员大都是经验丰富、语言表达能力较强的老护士,主要责任就是沟通。“病人入院后,和医生交流的时间非常有限,病区助理就可以弥补这个空缺。”

病区助理的出现,将医患沟通的“窟窿”补上了。但在实际实施中,特别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医院发现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主要问题在于,医生和病区助理的沟通能力参差不齐,无法提供更全面的讲解。同时医院的护理部又希望,“抓住生病的‘机会’,让患者补上他们最缺的那一课,增长一些知识,掌握一项技能。”在全院推行:“住一次院、掌握一项医学技能”,病人住院期间学会了心肺复苏、学会了测量血压、学会了看简单体检报告等等。

同时规范医患沟通中对疾病的认知。为了将这一理念实施下去,孙晓阳指示宣传部门:找出每个病区最常见的5类疾病,由对疾病最了解的科主任牵头,宣传处把关,为这些疾病写剧本、拍宣传片。拍成的宣传片在各个病区循环播放,患者一进病区就能看到。这样一来,就解决了讲解的深度和统一性问题。“医生护士的语言难免表达不统一,但是通过这样的宣传片,就讲得透彻、规范。”孙晓阳表示,有了这样深入的宣教后,医生和患者沟通时就可以跳过科普性的内容,聚焦一些疾病特殊性,让患者和医生的沟通更有效、更充分。数据调查显示,89%的患者认可这种宣教方式。

三级医院的“本”——公益性

在思考院中护理和患者教育的同时,孙晓阳也在布局院前和院后的健康管理。

2006年,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始做健康管理的时候,就开始萌发“健康中国”的理念。

首先做出改变的是体检中心,体检中心改名为健康管理中心。孙晓阳背后的思考是,“来体检的人,不仅仅是检查是否生病。如果结果显示呈亚健康状态,如血脂高、血压高、血糖高,但是又没有到住院的程度,就进行健康干预。”但这样的干预覆盖面远没有达到孙晓阳的目标,如何将健康干预覆盖的群体扩大?他想起了北京电视台的《我是大医生》栏目。认真观看该节目多年的孙晓阳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健康干预形式。

说做就做。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和淮安电视台合作,由该院的医生免费讲解健康知识。并在淮安电视台点播北京电视台《我是大医生》节目,孙晓阳认为,“这是公立医院的公益性的根本、三级医院公益性的本质就是希望病人少生病、迟生病、甚至不生病,生病之后早些康复。”

患者照护在从院中向院前前移的同时,也在向院后延伸。

随着平均住院日缩短,病人出院后也需要更多的指导。“出院并不意味着治疗的结束。”孙晓阳告诉健康界,按照分级诊疗,出院后的病人应当转诊到基层医院,但实际上大多数病人可能就直接回家了。“在以往的医疗体制里,并没有为回到家的这部分患者提供服务的概念。但实际上,出院后的病人仍有护理需求,而且非常必要。”

为此,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设立了院后服务办公室,并制定了四级随访工作制。患者出院一周内,首先由一名熟悉情况的经治医师对患者进行随访,并根据患者病情、预后、康复和治疗等情况确定“随访级别”。医师随访时,会将随访过程中交代给患者的服药、康复、复诊等主要注意事项,记录在随访系统相应栏目内。病区助理在医师随访的基础上,根据医师随访记录,有针对性地重点完成二、三、四级随访工作。

孙晓阳告诉健康界,“接受随访的出院患者,也不一定要到我们医院来复诊,但我们有责任提醒他,及时进行检查。”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在院前、院中、院后形成的闭环管理,不仅得到了江苏医院协会的认可,还被中国医院协会向全国的医疗机构推广。

医生的“本”——临床、科研两手抓

在医患沟通中,孙晓阳发现,医生的临床沟通能力和科研能力有很大关系。他分析,临床和科研是相辅相成的,经过科研训练的医生,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会不一样。“以腹腔镜手术为例,没有研究概念的话,会追求手术的量和速度,但是有了研究概念,就会想到把全球此类手术的研究结果进行对比,分析其优缺点,不断地完善。”孙晓阳总结道,“在和患者的沟通上,懂科研的人和没做过科研的人差别巨大。做过科研的人说话相对严谨,会给患者分析正反面。”

科研的影响力当然不局限于医患交流,向内,科研是提升医疗质量的有力支撑;向外,科研是打造医院和学科品牌的重要支点。无论是从医疗质量的角度出发,还是从学科建设的角度考虑,“在我们这个医院不做研究是行不通的”。

为了达到这些目标,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省级规定里,发表过2篇省级以上杂志文章的可以申报副高级以上职称,3篇可以申请正高职称。但孙晓阳规定,在省级核心期刊发表5篇文章的才能申请正高职称,1篇SCI文章可以抵2篇。做过多年神经外科医生的孙晓阳“当然知道医生忙,但是不做临床研究是不行的”。对刚入院的本科生,标准也没有降低。该院提出的本科生“亮剑行动”要求:本科生进医院5年内,如果不考研究生,就将被辞退。

孙晓阳告诉健康界,“在这些措施的执行上,医院向来不含糊。这都是医院党委研究,全院职代会表决通过的。大家一致认为,这对医院的提升、发展至关重要,同时也是医生必备的素质。你总不能以本科生的学历在医院混一辈子。”

在硬性规定之外,该院也在积极创造机会让医务人员接触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成果。除了鼓励医务人员参加政府组织的境外培训项目外,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每年还选拔50多名优秀人才,到国外最好的医疗机构、大学、研究所进行学术交流。

在硬件设施上,该院也没有一味追求床位的增加,而是拿出足够的空间和金钱来建立支撑科研的研究平台。现在的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不仅有自己的标准动物实验房、最好的生物样本库,还有专职研究人员。

“医院确实需要比较大的投入,但这是值得的。”切实的提升就是最好的证明:三四级手术的比例提升至76%左右,相继开展了Bentall手术、心脏不停跳下冠状动脉搭桥、肾移植、异体外周血干细胞移植、干细胞脑内植入术;在艾力彼发布的“中国医院竞争力排行榜”中位列全国地市级医院排名第40位;2018年中国医院科技量值排行榜的100强学科中,有4个学科榜上有名(神经外科、烧伤科、胸外科和血液科);在国际自然指数(Nature Index)排名中,处于中国医院第86位。

与此同时,医生的自信也在提升。孙晓阳告诉健康界,“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是,以前参加学术会议,我们的医生都只能当听众,现在也可以上台分享了。”

总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总是在前进的路上

从2005年任院长到现在,孙晓阳经历了中国新医改的全过程。回顾这些年的工作,孙晓阳觉得并没有什么让人震惊的举动,甚至很多事情一开始看不到成效,但只要是抓住了问题的根本并不断改进,总有它显现效果的那一天。

就拿医院目前在推进的手术切口美观缝合来说。对于不得不接受外科手术的病人来说,除了要去除疾病,手术切口与缝合质量也是影响病人愈后生活质量和心理感受的重要因素,而这些因素是可控的。意识到手术切口缝合美观给手术病人带来的生活质量和心理感受的重要性,孙晓阳呼吁外科不仅要看好病、将手术做好,也要将切口缝得更有美感。为此医院专门组织了讨论,并邀请烧伤整形科医生对其他科室进行指导,逐步做到每一位医师能在理念和执行中注重并加强切口缝合的美观性。

“一个小小的切口缝合,患者可能一次两次很难有深刻的体会,但相信过几年就会有成效。”孙晓阳介绍,到目前为止,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患者中,24%来自淮安之外。这是一点点改善患者体验,一次次提升医疗质量的最好证明。

当院长这么多年,孙晓阳最大的感受是,总有做不完的事。“因为理念在不断发展、技术在不断进步,总要跟随时代一步步改善,不向前追是不行的。”

【人物名片】

孙晓阳,淮安市政协副主席、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院长、党委书记。淮安市神经外科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江苏省神经外科学术委员会委员、脊髓病学组组长、江苏省“333工程”人才。1998年被评为淮阴市“十大杰出青年”(劳模)、2001年被授予淮安市优秀科技工作者、 2002年获得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章,2011年获得江苏省先进工作者。2015年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先后赴北京天坛医院、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附属儿童医院进修学习。得到王忠诚院士及Dr.Drake教授等著名神经外科专家指导,开展了颅脑损伤、脑血管病、脊髓髓内肿瘤切除术、小儿神经外科等高难度手术。在医院管理、医改、医院信息化建设,医院文化建设等诸多方面有深入研究,多次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论坛上作学术交流。

上一条:古翔儒:打造区域医疗中心的“新都模式”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7009743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