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珲:衰老是一种病 应该治
日期:2019-09-01

刚做完超声刀,又打了肉毒素,年近50岁的邵珲看上去确实年轻态。

三年前,他还做了人工晶体置换手术,从此不再戴近视眼镜。

“我认为衰老是岁月病,应该治,人的生活质量可以更高一点。”邵珲的选择看上去无可厚非。

估计大多数的中国中年男人,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自我折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健康观,背后不仅是观念的问题,也有阅历的差别。生命的丰富性也正在于此。

 

让听到炮火的人呼叫炮火

十年前,邵珲和姐姐都查出了癌症,但好在是早期,后来都及时得到了医治。彼时,邵珲正在拓展海外医疗旅行事业。

在跟大量客户接触的过程中,邵珲深刻感受到:国内医疗服务的最大痛点是,很多人都把医疗行为更多地集中在治疗方面,在预防和康复等方面却做得非常少。当时,市场上也少有“治未病”的相关服务。

痛点即机会。姐姐做完手术后,在家休养到2013年,她决定复出,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和创业经验来实现一个愿望:做一家一站式的预防医疗机构,这就是现在的优翔生命院。

为完成姐姐的这一梦想,邵珲决定加入进来,并担任优翔生命院董事长兼CEO。他还带来了数据概念,即基于一个人的数据链,为他提供整体的、专业的、精准的以健康为目标的医疗服务。

当“治未病”的预防观念还不成熟时,超前的服务可能就意味着各种坑。因此,邵珲把建生命院,自嘲为“发神经”,而且一发就是五年。“5年间一直在投入和探索,经历了很多坑和不确定因素。”

尽管创业失败的概率大于成功的概率,但邵珲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行”。医疗本身有它的客观规律,你想绕过的弯路一步都省不了,到最后还得要走一遍。“还不如踏踏实实的错了就改,遇见坑就填,这就当是我下半辈子的事业。”邵珲说,急不来,他要以慢取胜。

确实,做医疗是长线事业,不仅需要坚守,还需要眼光。海外医疗是邵珲姐弟俩事业的起点,这一创业经历让他们能够敏锐地捕捉到客户需求和市场机会。“2009年,当我们看到韩国医美市场的蓬勃发展时,就意识到10年后的中国一定也是这样的,而且一定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医美市场。”邵珲回忆。

当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摆在你面前时,怎么才能把握住?认知决定行为。邵珲分析认为,中国的医美市场存在着结构化的失衡,市场蓬勃发展,但供应方和需求方信息不对称、力量不对等,每个参与方都是受害者。这正好说明:产业出现新机会了。任何一个机会都出现在产业的解构和重构当中。

从哪里切入,考验的是眼光和“刀法”。2012年正值互联网从PC端向移动端转型,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方式重构医美产业?50%以上的利润被广告商压榨掉了,能不能给医美消费者更多的安全感和话语权?为解决这些行业痛点,邵珲在2013年创立了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

如果说,做医疗是慢工出细活,那么做互联网医美,就是快刀斩乱麻,而且还遇到了风口。2019年5月2日,新氧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互联网医美海外第一股,这也是邵珲在三次连续创业中收获的意外之喜。

更大的意外还在后面。敲钟后,邵珲出人意料地宣布辞去新氧董事长职务,仅保留3%的投票权。

对于外界的疑问,邵珲向健康界表示,应该让企业按照最好的发展路径和最适合的团队去发展。“在互联网医疗这条大健康赛道上,我没有能力指导团队,团队比我优秀一百倍。如果说,医美我还懂得1,但互联网我连0.1都不懂。是不是应该给予团队更多的尊重和信任?”

任正非曾说,“让听到炮火的人呼叫炮火。”一线在打仗,炮火的方向就应该听一线的。退出新氧董事会后,邵珲决定专注于预防医疗的一线,这是一个炮火更为激烈的战场。

不尊重医疗服务本质都会失败

在预防医疗或健康管理领域,美年健康、爱康国宾等上市巨头已经深耕多年,实力领先,市场优势明显。对于优翔生命院的差异化定位,邵珲表示,在底层把一个人的数据打通,提供一站式的健康目的地服务,并在医疗服务上形成体系,这是其他机构还没有做到的。“我们是一家严肃的医疗机构,主要围绕生活方式病以及岁月病,为大众提供多个专科的个性化健康管理服务。”

类似的健康管理机构目前在国内并不多见。邵珲更乐意把优翔生命院称之为医疗服务领域的Costco,或者是预防医疗的Costco,这不是一种服务模式,而是一种商业模式,它的商业特征是会员制、一站式、高性价比。

商业模式只是代表了一条通往成功的路径,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成功。“我们很有信心,但每天都心怀恐惧,纯属摸着石头过河。”邵珲坦言:自己经常会变,但发现错了就要改,唯一不能变的是客户需求至上。

“凡是不尊重医疗服务本质的资本都会失败”邵珲说,他不担心失败,担心的是做得不够完美。医疗服务从推出来的这一天起,就应该是完整的、完美的,就和手机的硬件一样,按键不好,滑屏滑不动,里头的应用不对,就不能推向市场,否则就是失败的。“一点都省不了,一旦省了就有问题。我不负责任,就是对医疗本身的不尊重。”

邵珲的大学专业是哲学,对王阳明很有研究。“健康是一个知行合一的过程,但做到太难了。”在邵珲看来,首先难在知上,包括如何面对疾病、面对身体、面对衰老,乃至面对生死。这些问题大多数人很少有耐心思考,或者很少直面过,但这个层面的问题不解决,导致的必然结果是:绝大部分人对自己身体的管理方式就是听之任之,放任自如,觉得衰老是必然的,得病是正常的,甚至死亡更是应该的。

“这些观念是非常单一化的,不够尊重生命本身。”他认为,健康认知的突破,第一步就是观念的突破。科学的起点是质疑,没有质疑,就没有青霉素的发现;没有质疑,就没有器官移植的实现。从这一角度来说,抗衰老并不是违反自然规律,反而可以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而不断延缓衰老,提升寿命。国外甚至有一种新的观念认为,死是一种病,应该治。

邵珲对健康的认知与观念,虽然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却在无形中切中了“健康干预”的脉搏。新近由国务院发布的《健康中国行动意见》中提出:对主要健康问题及影响因素尽早采取有效干预措施,提供系统连续的预防、治疗、康复、健康促进一体化服务。

十年前,邵珲赶上了海外医疗旅行的风口;五年前,他赶上了互联网医美的风口;当下,他似乎又赶上了预防医疗的风口。这一次,他还能潇洒而退吗?

答案在风中飘扬!

上一条:“雷锋医生”贺运河:边抗癌边出诊 救治九千人次
下一条:苍南县人民医院发展的“四步惊心”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7009743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