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仁医 就是真正能把心静下来的医者
日期:2018-07-07

五 三 七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人物介绍

 

程忠平 ,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同济医学院妇科微创医学研究所所长,亚太妇科内窥镜理事会上海办事处主任,卫生部妇科内窥镜培训中心主任。新加坡KK妇儿医院、德国汉诺威医学院访问学者。擅长妇科微创技术(腹腔镜、宫腔镜、盆底修复)、妇科恶性肿瘤、尿失禁、子宫肌瘤(保子宫)、子宫腺肌症(痛经)、子宫内膜异位症、不孕症、女性盆底功能障碍(子宫脱垂)及妇科疑难疾病。

 

采访笔记

 

采访等了一个小时,他有台手术结束晚了。我们照面的时候,他脑海里还在复盘,还没有从手术的状态中走出来,直到坐在办公室里,他为自己烧开了水,泡上了茶,眉目唇角才开始慢慢松动。

 

程忠平,主任医师(2级)教授,第十人民医妇产科主任,擅长微创技术治疗子宫肌瘤、子宫肌腺症、盆底疾病、女性不孕不育。首创腹腔镜下子宮动脉阻断、盆丛神经子宫支阻断技术。

 

我们坐着,大多数时间在聊医学史,聊大道哲学,聊人性中的静美。他与许多人不同,不仅仅是他的经历,从仁济到杨中心,再到十院,在二级医院拿到国务院特殊津贴,二级教授,更重要的是,一个“仁”字,主导了他的语境。他反复在说这个字的内涵,办公室里,还有他的两位学生。

 

墙上有一幅大字,“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他说,山是静的,水是动的,所谓仁医,就是真正能把心静下来的医生,这样的医生,在名闻利养,诸多诱惑面前岿然不动,有底线与操守,有值得骄傲与尊敬的三观。

 

“上海没有山,不是一个能静下来的城市,所以,上海可以成为经济高速发展的大都市。”他调侃道。

 

他是能静下来的,从三甲医院到二级医院,他不是没有过失落,但是,一旦落在那一片土地,他就安下心来,十八年,他苦心研究出的的腹腔镜下子宮动脉阻断、盆丛神经子宫支阻断技术,为子宫肌瘤和腺肌症患者保留子宫作出杰出贡献。

 

“我们的手术,可以让百分之八十的病人,保住子宫,子宫仍然健康完好,海棠依旧,她们依然是完美女人。”而在通常情况下,五公分以上子宫肌瘤的子宫切除率,正好也是百分之八十。“我们解决了切除肌瘤以后的肌瘤复发难题。”

 

别人都是往前看,他在往后看,从历史找答案。他从一百多年前一位做子宫肌瘤切除的外科医生的著作里找到了一句话。“因为子宫肌瘤而切除子宫的,是外科手术的失败。”他百思不得其解,又从医学史上分析源头,终于被他悟出了。

 

“其实,我这个年龄早就可以功成身退,过着安逸日子,但是,我还有念想。”他说,要传承,要留给学生,让他们能成为德艺双馨的医者。“两个时代不同,这些学生与我们当年有巨大的差异,无论是个性还是眼界,但有一点颠扑不破,都得经过无数炼狱,才能悟出医学的核心价值。”

临走时,他说很希望我多去坐坐,我说也是,在这间办公室能觉察到安静的力量。我想起铃木大拙,原本玄奥莫测的禅,在铃木大拙的眼里,变成了世间万物,清风、明月、万事万物都是禅……

 

“手术也是欢喜,一种清净的欢喜。我记住你所说的手术三境界了。”看着一屋子的山水,绿植,我说。

 

出门的时候,我心情愉悦,背诵起铃木大拙书中的一篇俳句:

 

井边柳罐挂,

牵牛蔓儿爬满了,

提水到邻家。

口述实录

 

 

1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唐晔:程教授,刚才您有一台教学手术,您能说说带学生是什么感觉吗?

 

程忠平:带学生其实很有趣。对一个医学生来说,即使他能背很多书,如果没有经过临床的检验,也未必就是个好医生。作为教授,我们的工作之一,是根据学生的天赋和特点,把学生培养成一名优秀的临床医生,甚至成为一名杰出的医学家,那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也是教学手术的主要目的。

 

唐晔:您的学生时代,和现在的学生相比,有什么不同呢?

 

程忠平:我想,最主要的应该是我们常说的“代沟”,也就是“时代感”。首先,我们那个时代,很多学习优秀的学生会选择学医,而现在更多优秀的学生会选择金融、互联网等热门专业,选择医学的不多了;其次,我们那个时代的医学生,需要付出的比现在的学生更多一些。主要原因是时代在变化,现在学生学习的点、面以及学习的工具,都比我们当时先进许多。

 

相对于学医的动力而言,我想还是比较一致的。我认为学医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只有通过不断的临床积累,以及与病人的接触,你会慢慢悟到作为一个医生的人生观,以及对医学创新方式的反思和认识。

 

唐晔:您觉得,医学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呢?

 

程忠平:医学一定要探讨它的文化核心。我们往往会把医学分到自然科学,当年报考大学的时候,医学被分到理工科而非文科。但是我们对于医学的认识,往往都会产生偏移。我认为,医学一半是自然科学,一半是人文科学。自然科学的特点就是,可以用一个公式、定理或者是规律来作总结,但是,医生所面对的每一个病人,实际上都是有人文背景的,那就是人文科学的范畴。

 

所以,当我们在探讨医学的核心价值的时候,就需要去反思医学的核心文化价值——仁。当我们提起医生的时候,就必然会提到仁心、仁医,我们称医学为仁学,称医术为仁术——仁术济世就是这么演变而来的。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认识,到底什么是“仁”。其实仁就是仁义之道,就如孔子所言“两人在一起才是仁,一个人成不了仁;达己先达人,悦己先悦人”。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怀着这样一种心理去带教学生,就会心情愉悦,而不会有世俗中那种“图回报”的痛苦。现在有一个现象就是,现在很多学生称呼老师为老板,我是比较忌讳的。

 

唐晔:一个内心怀“仁”的医者,是能静下心来面对病人,以及面对各种名闻利养的,对此,您怎么看?

 

程忠平:孔子有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们的大自然就是山山水水组成的,山水之不同在于,山静水动,要做个仁医,就要如山一样,巍峙不动——医生的内心世界一定要平静。俗话说“真水无味”,我想,在任何行业都需要“静”,才能够获得成功。

 

我小时候到医院有两样感受非常深刻。首先,是药水的味道、白大衣;其次,是在门诊大厅都有悬挂着一个大大的字“静”字。但是这些年以来,我们似乎慢慢丢掉了“静”,这是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2

医生就是艺术家

 

唐晔:您通常手术时的状态是怎么样的呢?

 

程忠平:内心非常平静。尤其是微创手术,在这一点上,对医生的要求很高。它要求医生达到三项全能:其一,眼手分离——要求医生眼睛盯着显示屏,手在底下操作,如果没有训练过,那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其二,思想和动作分离。脑子里想的是病人的疾病,这属于个体化,动作上必须是技术的规范,需要把所有一切一致化,也就是说,医生需要把看似一致的操作,个体化的完美运用到每个不同的病人;其三,口中说的和手上操作的要协调。当我们的角色是带教老师,想传承刀法的时候,必须做到一心二用。所以,如果医生在手术时心猿意马,心情起伏不定,就根本达不到以上三个要求。

 

上一条:访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郝保乾
下一条: 郝凤成:医院是我家,要为其奋斗终身!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7009743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