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即是多”——2020美国养老建筑设计启示录
日期:2021-01-07

2020注定是刻骨铭心的一年,疫情对世界的改变广泛而深刻。3月中旬,新冠病毒开始在美国社区传播,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内,养老社区几乎占据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在遍布全美的老年人长期护理机构中,居民和工作人员的高阳性率、高死亡率令人震惊。

截至2020年12月20日,近80万老年居民和工作人员曾感染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超过10万,为美国新冠致死人数的三分之一。如此悲剧引发了养老从业者对整个行业系统性的反思,在医疗、监管、社区运营、管理和服务等方面的探索已经开始了,变革正在发生。2020年很可能成为美国养老产业的分水岭。

© Imran Javaid and Derek Zeller

为了控制病毒传播,养老社区纷纷出台应对方案,包括暂停亲友探访,取消集体活动,关闭餐厅,送餐到户,将大的公共空间隔断成多个小空间,重新布置家具,远程医疗,线上社交等。多位资深从业者认为,很多暂时性的应对方案极有可能在疫情结束后被保留下来,成为新的范式。

未来养老社区的规划和建筑设计需要顺应这些变化,同时要避免矫枉过正,否则,养老产业的标准、品质和服务将会倒退回几十年前,那时的养老院更像是冰冷的机构,而非正常的居住空间。好消息是,既便于流行病防控又能提供高品质居住和服务的养老社区模式已经出现了。

01

“小即是多”

疫情之下,分区、隔离、人数控制.....成为养老社区的日常操作。相较于传统的大规模集中式养老社区而言,那些单体建筑尺度较小,呈“村落式"布局的养老社区在疫情期间更容易实现局部封锁,对不同的区域进行风险评估和分级,采取更具针对性的隔离防控方案。如此,可以最大化降低疫情期间的非常规划操作对居民日常生活的干扰。

同时,在“村落式”布局的养老社区中,病毒的社区传播案例也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北卡罗莱纳大学在2020年6月调研了245家类似模式的长护社区,其中95%的社区零感染,每1000个老年居民中有13个感染案例,0.42个死亡案例,而美国长护社区的平均状况是每1000个老年居民中会出现62个感染和27.5个死亡案例。

在集中式布局的养老住宅中,内走廊串联起两侧的卧室,餐厅、活动室、起居室和健身房等空间则集中布置在公共楼层。居民的卧室还可能是多人共用,或者两间卧室共用一个卫浴空间,且不说缺乏隐私,这种将几十位老人集中在一栋建筑中,极力追求规模与效率的空间布局模式在传染病大流行期间缺陷毕露。

居民在集中式养老社区餐厅用餐

© https://www.jewishexponent.com

与之对应,小规模且互相独立的养老住宅在阻隔流行疾病传播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然而,空间布局仅仅是其中一个因素,更为重要的是每一栋单体住宅中的工作人员数量远少于集中式养老社区,一方面减少了可能的传播源,另一方面,照护人员和老年居民的关系更为紧密,便于他们及早发现异常状况,采取应对措施。 

居民在小型养老住宅用餐

© https://www.rwjf.org

Shepherd Premier是一间位于伊利诺伊州的“村落式”养老社区,共有5栋独立住宅,每栋住宅有10-15位老年居民。疫情以来,该社区从未出现居民或工作人员感染的案例。其首席执行官Brandon Schwab认为这种分散式的空间和人员组织模式是其成功防控的关键因素:“当每栋建筑中只有10到15位居民,而非150到200位居民时,你可以更容易地控制任何东西的传播。个人认为这种模式将会迅速取代集中式养老社区,成为后疫情时代美国养老社区的主流,就像优步取代出租车那样迅速。” 

02

Green House模式

最为知名的“村落式”布局养老社区模型是Bill Thomas博士在2000年左右开创的Green House项目,随后这一模式不断发展壮大,目前在全美范围内已经有268个Green House模式养老社区,绝大部分为非盈利性机构,并且其中80%拥有长期照护和特殊护理执照。

在 美国传统的养老社区中,老年人经常被过度照护以至于自理能力和独立性会加速丧失,从而更加依赖护理人员,形成恶性循环。Green House模式的出发点就是逆转这种“被强迫的依赖性”。研究显示,在人际关系稳定的小型社区中,老年人会更有安全感,从而愿意自主地完成日常活动,有助于他们保持活力。 

Green House模式总平面

© Waterman Associates

Green House模型平面图

© SWBR Architects

在大部分Green House社区中,10-12名老年居民住在一栋独立别墅里,其空间布局、室内设计和装饰与普通别墅无异。每一位居民都拥有独立的卧室和配套卫浴,他们会共享开放式厨房、餐厅、起居室和书房。居民们没有固定的起居时刻表,可以自由安排用餐、活动和休息时间。社区会鼓励居民邀请家人、朋友、工作人员和老年居民们一起做饭、用餐,或者参与其他日常活动。因为社区规模较小,加之建筑和室内设计往往会营造出居家生活的氛围,老年居民和工作人员很容易发展出情感连结。

Hover老年社区

© https://hovercommunity.org

Green House中的工作人员主要分为4类:沙巴兹(Shahbaz)、导师、智者和医护团队。沙巴兹负责老年居民的全方位护理、做饭、清洁以及各种家务,该词取自波斯语,专指苏丹的猎鹰,Green House模式的创始团队欣赏古波斯文化中既专注又灵活的猎鹰形象,而沙巴兹在英文语境中没有对应词汇,因此他们希望借机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工职。导师是沙巴兹的上级,同时负责社区运营。智者是Green House社区所在区域的本地老年志愿者,他们给工作团队提供指导和建议。医护团队包括护士、治疗师、营养师、社工和活动组织者。 

Jewish Senior Life老年社区餐厅

© Sarah Mechling, Perkins Eastman

评估显示,Green House的居民平均每天比普通养老社区的居民多接受23-31分钟的直接护理服务,和工作人员交流的时间则多出4倍,他们在活动能力、自理能力和社交参与度方面均高于传统养老社区,同时老年居民体重减轻和抑郁的几率则远低于其他社区。

03

后疫情时代的养老社区

基于Green House模式的诸多优势和在疫情期间的优异表现,很多建筑师和开发商都预测,疫情过后,市场对“小规模”养老社区的需求会大大增加,但是呈现形式会是多种多样的。

“小规模”可以体现在建筑单体尺度上,像Green House模式那样,一栋独立别墅就是一个8-12人的小社区,几栋别墅一起组成养老“村落”,这样的模式更适合在郊区或者乡村等低密度地区。

Cantina袖珍养老社区

© https://www.livecantina.com/

在城市里,通过空间布局、水平和垂直流线的组织,高层建筑也可以被合理地划分成多个自组织的“小型”社区。以层为单位,住在该楼层内的12-16位老人和相应的工作人员组成一个社区。在每层内配备仅供该层社区居民使用的小型餐厅、健身房、活动室和起居室等公共空间。通过垂直交通将每层的小型餐厅和主餐厅与厨房相连,在常规状态下,居民们可以到主餐厅用餐,和更多的人社交,也可以在小餐厅安静地用餐,而在流行病爆发期间,居民在自己的小社区也依然保有一定的活动自由度。一旦某一社区有居民感染,病毒传播也更容易被控制在该社区内部,避免波及更大范围。

建筑设计事务所Perkins Eastman的近期作品,位于弗吉尼亚州的Goodwin House养老社区就是垂直组织的“小社区”,每一位居民都有单独的卧室和卫浴,餐厅去中心化地分布在各个“小社区”中。

Goodwin House养老社区

© Perkins Eastman

相较于“村落式”布局,垂直组织的“小型社区”土地利用效率更高,土地购置也相对便宜,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尽管如此,“小型社区”的入住费用依然远高于普通养老社区,目前绝大部分“小型社区”主要针对高端消费市场。

在建造方面,由于功能组团和居民的房间分布较为分散,因而造价较高。运营层面,“小型社区”的员工居民比例约为普通社区的2倍,大大增加了人力成本。探索更加高效的土地利用方式、场地设计和空间组织将是“小型社区”未来发展的一个重大挑战。

作者简介

张 歌

武汉大学建筑学学士

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学硕士

LEED AP BD+C,Perkins Eastman建筑设计师,参与多个位于华盛顿特区和佛罗里达州的养老社区的社区规划与建筑设计。

来源:筑医台

上一条:2020版三级医院评审标准有哪些涉及医疗工艺设计内容?
下一条:安全前提下,医院建筑冷热源多样化配置有哪些形式?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9006438号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