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登场!DRG又扳回一局
日期:2021-01-07

12月2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下文简称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三级医院评审标准(2020年版)》(下文简称2020版标准)。这是继2011年国家卫健委发布《三级综合医院评审标准(2011年版)》(下文简称2011版标准)后9年来第一个全新的标准版本。

对比2011年版的三级医院评审标准,2020年版将DRG核心指标纳入三级医院评审标准之中,位于2020版标准中第二部分第二章医疗服务能力与医院质量安全指标中。且第二部分为医疗服务能力与质量安全监测数据部分,共设74节240条监测指标,在评审综合得分中的权重不低于60%,占比非常大。这意味着什么?

三级医院评审全国一盘棋

首先当前无论是实行DRG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试点还是DIP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试点的城市,在三级医院评审这件事上,全国一盘棋。所以这就要求省域卫健委都需要建立一套基于DRG的三级医院评审系统,三级医院或准备评三级的二级医院需要在评审标准上使用DRG工具(DIP试点城市也不例外)。

DRG,全国所有二三级医院绕不过的“桥”

对于三级医院或者准备评三级的二级医院,DRG已经将是无法绕过去的一道“桥”了,如何安全通过这道“桥”?

三级医院评审标准(2020年版)DRG涉及的相关指标

1.学习DRG的核心指标,读懂DRG的原理很重要。三级医院评审标准(2020年版)之DRG指标解读:

DRG-DRGs组数:某机构或区域,分到的DRG组个数,代表了医院收治病例所覆盖疾病类型的范围。代表了医院医疗服务能力的“广度”。

DRG-CMI (病例组合指数):是某个医院的例均权重,跟医院收治的病例类型有关,值高被认为医院收治病例的评价难度较大。也可单独评价某个科室。代表了医院医疗服务能力的“深度”。

DRG 时间指数 /DRG 费用指数:DRG时间指数是指医院治疗某病组所需要花费的平均时间,DRG费用指数则是指医院治疗某病组所需要花费的平均费用。这两项经过权重调整后的指标可以衡量医院的效率。

DRGs 低风险组患者住院死亡率:计算所有DRGs覆盖病例的死亡率,对死亡率取自然对数,处在负1倍标准差以外的DRG组为低风险组。低风险组死亡率代表医院的医疗服务质量。

2.临床医生:学会用DRG思维思考和工作

临床医生应更加关注技术难度层面的提升,要持续提升所治疗病组的整体CMI值(技术难度水平),扩展治疗的疾病范围类型(DRGs组数),最终实现所治疗病组整体RW总数提升的目标。

临床医生需关注效率层面的提升,降低费用效率指数和时间效率指数,突破思维局限,提升临床诊疗及科研的能力。

临床医生需关注医疗服务质量层面的提升,降低低风险组死亡率,提高医疗安全质量。

3.病案编码及DRG入组率的提升

DRG的所有核心指标的数据来源都源自病案首页,而主诊断的选择、病案编码的准确率是影响DRG入组率的关键因素。引入DRG核心指标作为三级医院等级评审标准,还需要医院以编码为重点,加强病案首页质量管理,提高DRG入组率。

医疗软件服务商的狂欢

其次,医疗软件服务商们将长舒一口气,因为DRG的市场回来了!因为DIP的闪亮登场,DRG已经沉寂了一段时间,新的三级医院评审标准的颁布,给DRG带来了新的生机,如基于DRG的医生绩效管理系统、基于DRG的医院管理评价系统、基于DRG的等级医院评审系统等。也将增加其他医疗信息化建设需求,例如:电子病历系统、病案首页质控系统、医院数据库等。

为DRG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全国推广增加了筹码

既然在三级医院评审上已经使用了DRG的核心指标,通过DRG这杆“秤”对医院进行质量评价,DIP用作医保支付方式是否“多此一举”,DRG既用作支付又用作质量评价岂不是更方便?是否会以此为契机为DRG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全国推广增加了筹码?当然这只是笔者的猜测,目前DIP正在全国71城稳步开展试点,最终是DRG一统江山,还是DIP/DRG两者分工协作相互融合,目前还得靠大家“摸石头过河”。

医有数

上一条:医保结算清单天津61家医院应用,或将推向全国
下一条:中国医师协会:医生不仅要懂看病还要懂医保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9006438号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