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业主方在洁净手术部循证设计中如何角色定位?
日期:2020-10-15

马恬蕾

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基建办副主任

“就建筑的长远生命来看,建筑师完成的应该是一个舞台,准备上演一场又一场的戏码。导演总会布置他的道具,建筑师也应该留给道具布置的空间余地。”

——王维仁

循证设计,归根到底是设计工作,主体应该是设计单位,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业主的角色不可缺少,我们作为业主,在洁净手术部的设计过程中,如果想要更好地应用循证理念,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或者说,应该做些什么,才能够推动医疗建筑设计往更好的方向前进。这是我今天想要分享和探讨的问题。

首先,简要地介绍一下循证设计。循证设计这个定义脱胎于循证医学,目前应用比较广泛并且被普遍接受的定义,也模仿了循证医学的定义方式。循证设计的定义由四个短语组成: 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获得的最好的研究依据,结合设计师的个人专业技能和多年的工程设计经验,考虑到业主的价值和愿望,将三者完美地结合,制定出设计方案。这样一个定义,基本上是按照设计工作的推进过程来展开的,四个部分相互关联并且层层递进。 

按照这样的定义内容,国外有循证设计研究人员,将设计步骤进行了拆分,规划出了循证设计的实施路径。 首先,是建立业主的项目目标,细化项目目标; 第二,考虑到面面俱到地解决所有问题是不可能实现的,那么就应该确立关键的设计问题,并且把关键问题转化为可研究的问题,针对问题收集相关信息和证据; 第三,设计人员在明确设计目标,收集了关键问题的信息后,深入理解设计依据,发展概念的预期目标,再假设预期效果; 最后,设计人员要选择方法来验证自己的假设结果。 

其中可以看到,和业主相关的关键点有两个: 建立项目目标;为“最佳证据”添砖加瓦。

第一个关键点,建立项目目标。如果把设计工作比做一场考试的话,建立项目目标就是出题,怎样出对题,这个任务是医院的。很多时候,医院在出对题这个问题上总是避重就轻,要么是过分依赖设计单位,画个圈,设计单位就可以面面俱到地完成工作,另一个极端就是完全脱离设计,充分发挥想象力。这样两种情况,设计都在起点就站错了起跑线,那怎么可能到正确的终点。

现有的规范对于医院的规模、各个功能区域的比例都有一定的指导意见和建议,这是出对题的基础。但是要出好题,不仅仅需要各种规范和指南,更需要医院在总结已有数据的基础上,更要对医院短期、长期的发展规划有明确的思路。设计是预言性的工作,在设计的过程中,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还不存在的建筑,想一个好的结果,这需要我们给出的题目具有开阔性和前瞻性。

洁净手术部设计,建立项目目标,涵盖的内容并不是非常多,但是因为各家医院的具体情况不同,比如各科室的床位、优势学科、学科发展重点等都不尽相同,所以灵活性比较大。

第一步,确定手术间的数量。《综合医院建筑设计规范》以及《洁净手术部建设实施指南》都给出了手术间数量估算的方法,一般经验来说按照每50张总床位或者每25张外科床位设置一间手术室。但是这个标准是概括性的,也是笼统的,只是框定了手术间数量的大致范围,手术间的总数量也要综合考虑医院的其他数据,《实施指南》就给出了这样一个计算方法,综合考虑了(1)平均住院日(2)手术室全年工作日(3)平均每间手术室的每日手术台数,来确定手术室的数量。 

B*365

T*W*N

A - 手术室的数量

B - 需要手术病人的总床位数

T - 平均住院日 

按照总床位得到的手术间数量,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手术量统计方法来进行复核。比如,按照手术科室,每个科室的床位数量、手术数量、每个手术日单间手术室的手术量,这些数据基本可以得出每个手术科室需要的手术间数量,合计数量可以与之前的手术间总数量进行比较和校正。 

确定手术间的数量是手术部规划的第一步,接下来我们要确定的是手术间的类型,这其中就包括了洁净等级、手术间用途、防护要求、术中设备等等。对于洁净度、专用手术间的数量,医院内部可能会有不同的意见。那么这些问题应该怎么确定?刚才讲到手术量统计的不同方法,我们已经按手术科室做了统计,再按照手术类型和手术级别来进行统计,得出的数据其实就可以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对于已有医院的扩建或者新建项目,这些数据的确定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的,对于完全新建的医院项目,可能需要参考同类型的医院,对手术间的通用性或者说可调整性的要求会更高一些。

和业主相关的第二个关键点是“证据”。证据就是在项目设计推进过程中,所利用到的外部的数据、依据、经验之类。“证据”的主要来源有两方面,首先是从已有研究成果的结论中提取信息并加以验证;第二个是直接对建成项目开展使用后评价。即通过对业主单位的评价来给出经验值或数据。 

并非所有的评价或者经验都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到项目设计中, 可以作为“证据”必须要有这四个特性:第一是实践性,证据必须经过实践检验,证明其是可行的,是符合常识的; 第二个是明确性,证据的提取需要基于明确的问题,一条经验或依据必须是要回答明确的问题,并非笼统概念的去描述一件事情; 第三个是微观性,就是从微观层面入手,拆解、提炼出有限的和具体的关键问题进行研究;第四个是客观性,避免抽象与孤立,关注个案的实际条件。具备这些特性的经验值和依据才可以被称为“证据”,才能在循证设计中被利用到。 

并非所有的评价或者经验都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到项目设计中, 可以作为“证据”必须要有这四个特性:第一是实践性,证据必须经过实践检验,证明其是可行的,是符合常识的; 第二个是明确性,证据的提取需要基于明确的问题,一条经验或依据必须是要回答明确的问题,并非笼统概念的去描述一件事情; 第三个是微观性,就是从微观层面入手,拆解、提炼出有限的和具体的关键问题进行研究;第四个是客观性,避免抽象与孤立,关注个案的实际条件。具备这些特性的经验值和依据才可以被称为“证据”,才能在循证设计中被利用到。 

在目前的项目设计过程中,已经有很多这样的证据被应用。像洁净手术部的建筑标准,对手术部的医疗流程,各个功能区的组成,不同功能用房的洁净等级,还有手术室内的设施,机电设备的摆放等都有明确的要求。也就是说作为证据的第一类,它是一个已有的研究成果,并且已经成文作为规范在推广使用。

通过这张图片,我们来更好地解释“证据”。这是一间比较常见的手术室的内部布置图,灯床塔、各类储物柜、显示器、时钟、书写台,这些都是标准的手术间配置。如果让设计人员给出一个手术间布置图,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那么,这样一个模式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手术间的理想形状是长方形不是正方形?为什么麻醉品柜在这头不在那一头?为什么显示器在长边不在短边?因为手术间的工作是围绕手术床展开的,手术床是长形,那么我们希望的手术间也是长形。麻醉师通常在病人的头部一端工作,因此麻醉品柜在头部一端。医生通常站在手术床的一侧,因此显示器通常在长边。这些其实就是“证据”,我们在日常的医疗工作中积累和不断修正后得到的经验和数据。

从业主角度来看,我们还可以做一项工作来完善“证据”,就是使用后评价。对于手术部工程来说,项目完成投入运行后,我们比较关心的是系统能不能正常工作,手术室的温湿度洁净度是不是能达到要求,比较少关注的是这样一个空间设计对医疗工作的开展是不是合适,是不是有一些细节不是那么符合医护人员的工作习惯。对于“不满意”的问题,应该给予很多的关注,把问题细化,找到问题的根本。使用后评价应该微观化,每一个回答都应该针对具体的问题,这样,从使用后评价里面得出的经验和数据才能成为“证据”反馈给设计。 

循证设计是业主非常想拥有的设计服务,但是在得到这样的设计的路上困难重重,问题在哪里?业主单位更好地完成建立项目目标和完善“证据”这两项工作的意义在哪里? 我们需要消除两个行业之间的壁垒,把医疗工作对空间的需求完整地表达出来,同时也把建筑对医疗工作的影响如实地反映出来。

设计是一项预言性也是创造性的工作,我想业主的角色就在于帮助设计人员更好地在设计作品最终体现预言性和创造性。就拿手术部来说,手术部的规划要有一定的前瞻性,但是这个前瞻性和预言性,从一定角度来说,应该是医院提供给设计的,而不是完全靠设计来发挥想象。这个 预言性应该是医学发展在建筑上的反映。而设计的创造性也不是没有范围的创造,它应当在满足医疗功能并且能够保证医疗质量的基础上进行更高层次的创造。所以建设单位的这两项工作,是为设计工作的完成筑下基础,也是为设计的预言性和创造性提供空间。 

本文根据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基建办副主任马恬蕾在“第三届现代医院手术部系统建设与创新管理大会暨生物安全实验室与创新研讨会”上的演讲 《洁净手术部循证设计中的业主角色》整理而成,经过本人审核。

来源:筑医台

上一条:沈崇德:当医院手术部空间扩大成为趋势,多元复合手术室该如何发展?
下一条:中山一院复合手术室创新性使用系统性前置整合建造模式,快来围观!
专家团队
  • 齐谋甲
  • 宁占国
  • 周恒瑾
  • 单希征
Copyright © 2013 yyjzy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健医网
京ICP备17009743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